就拿“相貌”说事

前几天把我的一些照片放在了博客上,并把博客的那个什么一个本子,上面搁着一支笔的默认图片也换成了本人的喜洋洋的照片,不过这个照片不让我满意,“摄影师”也很不专业,把我的脸照得有点圆了,傻乎乎的蹲在水边,一脸的傻笑或者坏笑。
 
其实吧,从文字的深度和所谓艺术性上看,把作者的相貌公之于众是很坏的,很多人就觉得文字没有不看见作者时好看了,不知道别人怎么想,反正我有这样的感觉,因为我自己就后悔过看一些人的视频或者听他们的声音,看过听过之后就不怎么崇拜他们的文字了,比如王朔,没有见他听他之前,觉得他的声音应该调侃油滑的可以,满嘴的京味,一副吊儿郎当、爱理不理的样子,但听过他真实的声音之后,小失望了一把,反正不象我想象中的王朔的声音。还有李敖,之前看他的文字,尤其是《李敖有话说》,私下里就想象他的声音应该怎样的气势逼人,想象着应该怎样怎样,后来看了李敖有话说的视频,听那声音,完全不是我想象中的那样,有点娘娘腔,声音很浅,貌似蹩了很久才说出来,断断续续的,一点也不美。
 
同样,网友看了我的照片也发出不和文章相匹配的看法,大概我的所谓文章给人一种爱骂冷嘲热讽的感觉?现在看看撒大的照片,怎么样,感觉不一样了吧,慈祥,平易近人……(天,这怎么象形容老年人,撒大未老先衰了)我一直觉得我是一个复杂矛盾的人,文字与相片就可以作为一个佐证吧。
 
看过真实的面目以后,何以觉得不“像”了呢?因为你看文字的时候,所谓的“风格”在读者的心里留下了映射(允许我用数学术语)然后想象着作者应该是什么样子的。然后看了作者的真面目,使得文字失去了“神秘感”——哦,大家都知道,原来写出这样文字的人是怎样的眉目,怎样的鼻子耳朵。一点都不神秘了。所以,为了保持“神秘性”,使得你的文字让人回味,最好不要把照片什么的公布出来,这样引人背后遐想,从你的文字想你的相貌,越想越觉得是怎样怎样的,当你“公之于众”之后,得了,什么神秘性啊,深沉性啊,全部玩完。 
(这也是很多人觉得当代文学不如古代,当代中国文学不如外国的一个原因?呵-)
 
这样说来是不是有点觉得我撒大以貌取人了,是,有那么点意思,我心里知道不应该以貌取人,但是看到一个陌生人的时候,还是先看看他的外貌,然后感性判断此人如何如何。问题是我知道不应该以貌取人。两千多年前的圣人孔夫子,曾经因为他以貌取人而后悔检讨过,孔子仰天长叹:“吾以貌取人,失之子羽”,他的学生,其实很有本事的一个 澹台灭明也是因为老头子以貌取人离开了他。可见圣人有时也以貌取人滴,撒大能做到不以貌取人,也算是人类经过两千多年进化的结果,已经很不错啦,对吧?
 
近当代思想的权威鲁迅、政治军事的权威毛泽东都有好感的一个人物,曹操,其实也是以貌取人的,曹操这个人,你不能不佩服,他没有出现过政治家玩文学玩不好的闹剧,也没有出现过文学家玩政治玩不好掉脑袋的悲剧。但这个雄才大略的人,见了干枯树皮般的张松,看张松那相貌,心里就不爽,他宁愿相信他的书与古人暗合也不愿意相信张松有过人的记忆力,老曹心想“就他那样,能有多少才啊”——过早的就把张松PASS掉了,失去了得一张宝贝地图的机会。
 
相貌当然是很重要的,如果自己长的不咋样,最好不要“公布”它。毛泽东与曹操可谓是英雄惜英雄,老毛很喜欢老曹,写出“往事越千年,魏武挥鞭,东临碣石有遗篇。萧瑟秋风今又是,换了人间。”的慷慨气魄的诗句,但读者想想,当年东临碣石挥鞭赋诗的人若是个相貌矮小丑陋的人,你说有多破坏气氛(所以我前面说什么来着,文字前,别想着作者的相貌)。
 
关于曹公的矮小丑陋有《世说新语》为证,“魏武将见匈奴使,自以形陋,不足雄远国,使崔季珪代,帝自捉刀立床头。”曹操这会不笑话人家张松了,自惭形秽了,不足以雄远国,对于自己的相貌,还是有自知之明的,这比当今长得不怎样,还自称帅哥的人强多了。
 
但是魏武多虑了,匈奴使者不是一个以貌取人的人,“既毕,令间谍问曰:‘魏王何如?’匈奴使答曰:‘魏王雅望非常;然床头捉刀人,此乃英雄也。’”可见相貌不重要,至少不是十分重要,重要的是骨子里透出来的气质。说到这里,撒大内心释然了,看来咱只要有气质,不好看的相貌没什么嘛。
 
三国里面还有一个人,对自己相貌看得更重,那就是小霸王孙策,史书上说孙策英俊,言谈幽默,性格豁达,能接受别人的意见,善于使用人才,这样的貌美又气质型的人,谁不愿意跟着他打拼天下呢?于是“士民见者莫不尽心,乐为致死”。美到能在政治上给他极大助力,这种极其“中国化”的心态堪与稽康的“玉树临风”潘岳的“掷果盈车”相比。
 
(顺便说句,中国人很在意相貌,史书上说谁谁谁,一般都要带上他的相貌,说哪个英雄、那个牛人都是说相貌俊美,实在不美的,就说相貌不俗,例如朱元璋先生,生就一副月牙铲般的脸,两头凸出,中间凹陷,很丑,于是“相貌不俗”,——果然不俗)
 
不过这个孙策,大概是太在意自己的形象了,也导致了自己最终坏在相貌上,有一天,孙策出去打猎,被仇人碰上,把孙策的脸弄伤了,裴松之注《三国志》,上引《江表传》(?可能是,记得不清楚了)说,孙策回家后,医生对他说,哎呀,孙先生,你不要着急,你的脸是可以治的,不过你要好好保护,百天内别发火闹脾气什么的。后来孙策拿镜子照,镜子中看到已经毁容的曾经帅气美丽被人呼为“孙郎(孙帅哥)”的脸,说了一句:“脸面相貌都这样了,还可以建功立业成大事吗?!”于是不安发火,有点自残的味道,伤口又裂开了,当夜就死了。
 
顺便说,我是很喜欢小霸王的,他身上有股英雄主义的气概。三国里面,我比较欣赏东吴这边的人才,不但人才济济,而且多有风流儒雅者。魏那边人太杂乱,有点外露,蜀这边人才怎么看都有点小家子气。。题外话。
 
 
当然中国人重视相貌的例子太多了,隋炀帝不也成天顾镜自怜吗,不过这个人看着自己的面目,心里很复杂,说,这样好的头颅,到底在谁手里从我脑袋上搬家呢?——可见他也有自知之明,后来果然被人给“搬家”了。
 
不但重视相貌,而且有人还拿相貌说出很多的道理,上过中学的人都知道有篇课文叫《邹忌讽齐王纳谏》,邹忌先生长得帅,也爱“顾镜自怜”,成天问他老婆、小妾、客人:“我和城北的徐先生到底谁更美啊?”大家不论出于什么目的,一个劲的说:“当然是您美啊,城北那个姓徐的哪能和您比呢?”
后来这个邹忌先生也许觉得自己不如徐先生,一天徐先生到家里做客,才知道自己不如人家帅。于是琢磨出个治理国家的道理,给齐王拿相貌说事,讲了一通大道理。
 
拉拉杂杂的说了这么多,我没有邹忌的悟性,现在也不知自己在说什么。同样貌美儒雅的诸葛孔明先生言:“临博闲谈,不知所云。”
 
 
 
 
 
Advertisements

《就拿“相貌”说事》有9个想法

  1. 呵呵,撒大写得不错。顶一个,有空我也写篇《就拿博客说事》来玩玩。

  2. 这说明:一,匈奴使者识人。二,曹操相貌一好,但气度不凡。曹操相貌跟椐史料记载,应该是建国已后印量最多的连环画(小人书)《三国演义》中的那个形像。只不过要恢宏,精、气、神要足。

  3. 嘿嘿~`换了这张貌似多出来一只手,还捋着狮子的胡子..好玩.有人叫它"白面书生金面兽"   呵呵,确实有书生气.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