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便什么。

 

今天上午进行美学原理的考试,我“有幸”坐在最后一排。
 
考试作弊的太多了,我前面一排的三个女生全都作弊,从后面望去,整个考场,罕有不作弊者,而我是少数者之一,时间充足的很,前面的选择题很简单,我平生最拿手的题目就是做选择题,答案明了,稍有知识储备和逻辑推理都可以做出来。后面的大题蒙的居多,因为没有怎样的看教材,都是靠平时的课外无意积累,因此估计很少能和标准答案靠谱,但也能侃侃而书,洋洋洒洒的写满了。
 
做完题目之后,我在后面看他(她)们作弊,那个技法之低劣你都替他们着急,想抄又怕,不抄又不甘心。。不过“装备很好”,虽然原始一点,没有沾高科技的边,走的还都是以前科举的老路子,都是“小抄”,前排左边的女生更狠,居然把整本书全部缩印带到考场。
 
作弊者眼神游离,时不时望望窗外,时不时看看监考,时不时翻翻小抄。我前排左边的女生极尽能事,把小抄放的哪里都是——上衣外面的口袋、里部的口袋、裤子腿上的口袋、屁股上的口袋、袖子里面藏着、屁股底下坐着……监考一来,只要移动下屁股就可以掩饰过去。其实监考老师是不必害怕的,只要你掩饰一点,装作很怕监考的样子,监考老师都会睁只眼闭只眼的,只要不太出格,即便看到了也会放你一马。最需要注意的是巡考,比如我考场一女的就是被巡考抓住的。
 
作弊啊作弊,怪不得韩寒放言他还没有堕落到要上大学的地步。
 
Advertisements

《随便什么。》有4个想法

  1. 我大学考试的时候一向都是坐第一排,做完检查一遍马上交卷,因为我做题的速度算是很快的,那些作弊的连一半都做不完我已经走人了。这也称得上我大学里面做过的最酷的事。

  2. 呵呵,老撒~细数当年四才子撒大为二我最佳熟谙加减乘除法诗词歌赋顶呱呱更有风流翩翩韵临风玉树烨如花只叹美人不眷顾至今孤身走天涯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