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这点子人儿 之三

“‘假’亮先生”——“无用”
 
 
梁山上的三把手吴用,是颇不招人喜欢的,这固然不能推掉大多数都是武将,行为豪爽直率,而吴用又是文人的缘故,但仔细想想,是有深层原因的。
 
吴用这个人,虽然号称是什么“智多星”,但其实是才学不怎样的。比如奠定吴用地位的“智取生辰纲”,虽然做的很漂亮,但其实是有漏洞的,他把所有的宝贝压在杨志那帮人一定要喝酒的基础上。这点就有点被动了,倘若这帮人纪律严明不喝酒,那就失败了。再说了,黑帮队伍全没有化装,队伍又那么大,这样的话,破案是很容易的,后来的结果证明果然如此。现在路上打劫个平民百姓什么的都还要蒙头化装呢,你打劫官家那么重要的东西了,能跑了你吗?!得手之后,也不快点转移。用人用了个软骨头白胜,结果一抓招供就破漏了。
 
后来他的计谋也不见得高明,假文书救宋江被识破,三打祝家庄也没有见他谋划什么。破妖术不挡公孙胜,排阵法赶不上后来的宋江,这样的人还号称什么“智多星”。别扯淡了。这样的人靠着耍点阴谋小计仗着自己打下的生辰纲的那案爬上高位,然后就是自己钻磨,苦心打击弟兄,把公孙胜排挤下来(公孙胜志也不在此),看王伦无用,则激林冲杀之,见晁盖失势,则转而投宋江,把以前的大哥也忘记了,拉拢一批人(如卢俊义)上山的代价是害得人家家破人亡(严格说这其实怪不得吴用的,要是我,我也是这么做)。。。
 
这样的事多了去了,书里面貌似老施的态度对他也不是很好,“吴用”就是“无用”,还“加亮先生”,那明显是嘲笑揶揄他的,应该是谐音“假亮先生”吧——诸葛亮是咱们的智慧的化身,居然说比诸葛亮还聪明,那就好比说“阿呀呀,你的诗歌写的比李白都好”,“哇塞,你跑的比刘翔还快”,“啧啧,你杂文写的比鲁迅的都好”……则是轻蔑的嘲笑了。。。
 
 
 
Advertisements

说说这点子人儿 之二

“可爱”?--李逵
 
李逵是个变态加杀人狂魔,水浒里面的人物,我最不喜欢的就是李逵了。
 
李逵的无理杀人,不必征引、凡是看过水浒的人都知道!李逵的心理完全扭曲!破了祝家庄,李逵大开杀戒,几乎灭了扈三娘全家;为了逼迫朱仝落草,竟然斧劈了年方四岁的幼儿!为了请公孙胜出山,先吓公孙老母,后砍公孙师傅,行为恶劣直比地痞流氓!就宋江劫法场那一阵,排头砍去都是老百姓,“谁鸟耐烦,见着活的便砍了”——人生至乐唯人死!这样的变态心理居然有人欣赏喜欢,说什么野蛮背后也有“可爱”,真是说话不腰疼,咳,等着吧你,等李逵手提两把旋风斧跳到你面前,照你的头就砍来时,你也不会欣赏他的野蛮中的“可爱”了。
 
不过李逵这辈子也爱过一个人,就是宋江,想当初,宋江就是以十两银子的代价买了李逵这个后来一直忠心耿耿的凶残的狗。那时李逵是个大牢里面的公务员。有点钱就爱赌博,宋江请他和戴宗一起喝酒的时候,赌性大发,借了老宋的十两银子就下楼了,但是后来输了,在宋江这个陌生人面前,李逵觉得没有面子,就耍赖,不给人家银子。宋江看后,说了一句足以俘虏李逵一生的话,原话忘记了,手头也没有书,大意是说贤弟输了钱就给人家,以后没有银子,尽管找我宋江来要。。这样的情景,这样的话,真是妙极了!---李逵是谁?不过是一个小牢子,地位地下,没有什么学位证,江湖谁知道有个李逵?!宋江是谁?那可是扬名在外的及时雨,黑社会的老大级人物。李逵输钱落魄的事那么尴尬,竟被宋江轻描淡写的给他掩饰过去了,还说以后有事尽管找我,又得到宋江的赏识,所以他铁定心做老大宋江的“马仔”。----可以看出,李逵这样的人不足为虑,给他个骨头好言宽慰他几句,也就罢了。
 
李逵除了一身蛮力之外没有什么优点,有人或许要谈他的孝顺,说李逵孝顺,简直是荒谬,他有什么孝顺的!在牢子里领了工资,也没有见他往家里寄,总是吃光赌博花掉。。一个那么大岁数的老母亲,全靠哥哥养着,成年的不露头,你说他哪里孝顺?后来看到老大接父亲,他才想起来,哦,我还有个母亲!于是下山才想起来接母亲,等他母亲被老虎吃了,也没有见他有什么悲戚之色,到一个庄上,什么不说,倒夸起来他的“打虎英勇”了。母亲生前不能在身边,也没有给个零花钱什么的,母亲死了,他倒得意于自己的英勇打虎,这样的人孝顺在哪里?
 
电视剧水浒传不知道一些底细,把李逵的性心理给改写了,应要这么个杀人狂魔变态的人物后来爱上方腊阵营里面的一女的,稍微看过水浒的人都知道,作者对女性的态度是什么样子的,可以说作者是厌恶女性的(怀疑作者是不是受到“摩尼教”的影响)。在陪宋江听曲那回,李逵对着歌伎照头就是一狠指头戳下去,根本不懂得怜香惜玉。导演非要李逵先生爱上女的,我真想说拜托了导演,别把施耐庵气活了!!
 
有人老是拿张飞和李逵一起说事,其实张飞比李逵强何止万倍!历史上的张飞是个立体的人物,我很喜欢的,即便是平面化的《三国演义》,人家张飞好歹也是个统领部队的指挥战斗的将军,有谁见过傻冒当将军的吗?别说是李逵那个二愣子,就是很聪明的人,你智商也不比张飞高。林冲那么牛,也只是个“小张飞”,李逵根本无法望其项背,非要拿出个人物说和张飞有点像,我首先想到的是鲁智深,即便这个张飞,也只是被三国演义降低了一格的张飞。。。
 

随便什么。

 

今天上午进行美学原理的考试,我“有幸”坐在最后一排。
 
考试作弊的太多了,我前面一排的三个女生全都作弊,从后面望去,整个考场,罕有不作弊者,而我是少数者之一,时间充足的很,前面的选择题很简单,我平生最拿手的题目就是做选择题,答案明了,稍有知识储备和逻辑推理都可以做出来。后面的大题蒙的居多,因为没有怎样的看教材,都是靠平时的课外无意积累,因此估计很少能和标准答案靠谱,但也能侃侃而书,洋洋洒洒的写满了。
 
做完题目之后,我在后面看他(她)们作弊,那个技法之低劣你都替他们着急,想抄又怕,不抄又不甘心。。不过“装备很好”,虽然原始一点,没有沾高科技的边,走的还都是以前科举的老路子,都是“小抄”,前排左边的女生更狠,居然把整本书全部缩印带到考场。
 
作弊者眼神游离,时不时望望窗外,时不时看看监考,时不时翻翻小抄。我前排左边的女生极尽能事,把小抄放的哪里都是——上衣外面的口袋、里部的口袋、裤子腿上的口袋、屁股上的口袋、袖子里面藏着、屁股底下坐着……监考一来,只要移动下屁股就可以掩饰过去。其实监考老师是不必害怕的,只要你掩饰一点,装作很怕监考的样子,监考老师都会睁只眼闭只眼的,只要不太出格,即便看到了也会放你一马。最需要注意的是巡考,比如我考场一女的就是被巡考抓住的。
 
作弊啊作弊,怪不得韩寒放言他还没有堕落到要上大学的地步。
 

说说这点子人儿

说起水浒,不能不谈那里面的人物,而我最欣赏的是鲁智深、林冲。
林冲无疑是水浒里面写的很成功的一个人物,但是不少人认为林冲的性格由软弱变得刚强,也就是所谓的有个性格转变的过程,其实我觉得并不是这样的。林冲的绰号是“豹子头”,这个绰号起得并不好,由于他的外貌是“小张飞”,除了这点是豹子头以外,实在没有看出他哪点像是“豹子”。林冲一辈子软弱着,没有什么转变。一开始的软弱自不待言,娘子被人调戏了,但由于是上司的公子,没有敢把那个衙内怎么样,拳头提起来,缺先自软了。即便是后来的刺配沧州道也没有见他怎样的反抗。对薛霸和差拨这类小人的淫威,不过是唯唯诺诺的态度,换成李逵鲁智深什么样的随便一个人物,绝不至于这样的。林冲反而像是很乐意,这从他想着要修理草料厂---打算长期住下去可以看出来。后来上了梁山,也是被逼的,所谓逼上梁山是也。“被逼”,就不可能说是性格上的转变,因为当只有一条路走的时候,是无所谓选择的。他只有这条路也就无所谓软弱刚强了,因为他只有这么做。不要给他扣上转变性格的帽子。后来在梁山“篶了”,其实不只他一人,很多人到了梁山都篶了。也是软弱着,以致于郁闷而死。
林冲的一辈子,幻想且软弱着,幻想着总能过上安分的日子,其实他也只是想过上安分的日子。不过金圣叹(李贽?记不清了)评价他是“能忍”但“内毒”,也有道理的,林冲这样的人,虽说软弱,但记起仇来却很深。有一天爆发起来,是了不得的,比如——火并王伦。。。
 
 
武松这个人能“装”,爱面子、又有点做作。不过后来好了点,变得成熟了。开始比如在打虎这个问题上,一开始他是不相信店家的,后来看到官府的榜文,才知道店家并没有其骗他,于是有了想回去的心理,但是由于“好面子”,还是硬着头皮上山了,幸亏他没有让老虎给祸害了。但这件事若是林冲,估计林冲即便上山了,看到榜文也会下来的。武松是个好汉偏吃眼前亏的人,在大牢里对牢头的不屑与看不上眼,就和林冲的唯唯诺诺起了很大的对比,武松社会经验不足,但很幸运,遇到了“好人”,才免了好多的皮肉之苦,倘若是遇上薛霸这类人,那就……。 
二十来岁的人,年轻气盛,总是不免做作的,他打蒋门神,非要一路子的喝酒,除了卖弄他的酒量,我实在看不出有什么意思。。武松是一傻冒,但内心是善良的,被施恩利用了,施恩和蒋门神不过是黑与黑,武松和蒋门神就是红与黑了,不过武二也够不讲理,诘问蒋门神“你为什么不姓李?!”这真是故意找茬了。。。
 
夜深,睡觉◎
 
 

梦呓。

没有人是天生的玩世主义者。
 
理想就象鸟笼里的小鸟,总想去飞翔,但真正到风雨中去,才知道艰难。
 
人容易被文字、概念欺骗,许多的所谓思想不过是玩的文字游戏,头头是道的理论遇到现实就被击得粉碎。所以,在某些方面,我痛恨文字。
 
概念是对现实的意淫,所有的概念组成文字,在文字的意淫里,那儿仿佛是另一个世界。
 
我不能容忍哲学家不是疯子!
 
哲学家不适宜结婚,否则,对女人和他自己的哲学都有害。
 
艺术是什么?是卖淫——尼采如是说。希望是什么?是娼妓——裴多菲如是说。所以,不抱任何希望的“自我”陶醉——真正的艺术不适宜闹市。
 
历史是由英雄创造的,所谓群众,不过是工具。譬如把钉子钉在墙上,在我看来是人的作用,当然有人说是锤子的作用。
 
警惕歌德这样的人,他使你不能独立思考!
 
上帝即死神,倘若人能长生,就不会有上帝。
 
犬儒主义者的作用——就在于使世界多了点颜色。
 
没有骆驼想穿过针眼,没有富人想进天堂——耶稣基督,你太一厢情愿了!
 
没有“物质享受”,所有的享受都是“精神”上的。
 
这个世界不适合敏感的人过活。
 
每个人的深层都是感性的。
 
“规律”?可笑!从个体上讲,规律即欺骗,世界是荒谬的,任何规律不过是麻醉剂。
 
承认“人生即痛苦”远比抱着希望要“快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