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次不是“隔膜”。

前几天自己找事码了些字,不料有个很好心的网友并且是“曾经喜欢我的”来替天舒抱不平了,他在评论里面拿了放大镜有选择(注意)地研究了我的文字,也“好心”的规劝我。虽然说我“忒毒了些”且“不厚道”,但还是手下留情的:
 
1.毕竟只是列举了我九大罪状而不是十大
2.夸奖我 “文字虽好”,不管怎样的“虽”但还是好的,多谢你了,非凡的鉴赏眼光啊
3.只是劝我“你考虑考虑吧”,而不是“你悔改吧”
…… (我也用次省略号)
这样看来还真得感谢这位老兄了,然而可惜没有留下地址和姓名,三月是雷锋月,我也能碰上一个。 
 
然而我又不免怀疑你的居心来,倘若你是君子,定能原谅我这个以小人之心推度你意思的人。不过你若是君子,为何不留下姓名呢,也好见见你的真面目,是个怎样的嘴脸!或许你近视眼且拿放大镜的缘故,或许又是我所谓的隔膜吧,使这个能列出九大罪状的人竟没有看懂我的文字。有必要说说,虽然也是很“多余的话”(我真的觉得自己太无聊了,最大的轻视是无言,然而还是要说,跟你这个好心人说)  我上篇的目的是很正的,虽然是针对天舒,然而现在我也要说:绝对没有私心之类!我是这么认为,但你若是那样研究,我也没有办法,目的有三个吧:
 
1.真的以为网上的签名没有用,这样的事情做的多了不但不好,而且使人麻痹,以为有什么冤枉、不平到网络签名就可以了,殊不知网络不过是个虚伪的自由,谁会注意这上面的言论,说的尽管说,签的尽管签,然而过后,留下点什么?连姓名都不敢署上的人,谁会在意你的言论。
2.关于灵堂的说法,因为是自己第一次向一网友提的-是关于鲁吧的,天舒对灵堂与撒泼的理解和我的不一样,所以我觉得有必要把它的意思说明白,因此就把我的意思发上来。
3.随意说说隔膜
 
不料这些东西,那个好心的研究者竟没有看出一点来,只是看出我对天舒的揶揄与嘲讽,并且一条条的列出九条来,好家伙,还真难为你老人家了!我的邮箱与QQ联系方式都在博客上,你不可能看不到的,若是真心的劝我“考虑考虑吧”完全可以私人聊,你这样的做,是想挑起什么事端,不料,告诉你,你失算了。
 
我的东西,有的是晦涩,是隐晦,是用曲笔的,也许使人“隔膜”,但于你,你不是“隔膜”,而是——“别有用心”!
 
 
 
 
 
 
Advertisements

《这次不是“隔膜”。》有16个想法

  1. 老实说,我经人提醒看了你们三个人的字,感觉你这次多少有些一该往日风格,对人不对事的味道——上一篇本早想多嘴的,却想来我从来都是个说不清自己的人,也最好不要说别人看你们有些将事态扩大话的意思,闲扯这两句,只当放屁

  2. 至于上一篇的目的,我这里已经说的很清楚了倘有人还是觉得我对人不对事了,我也没有办法,脑子是你们的,我怎么好左右人怎样思考呢.我再说一遍:因为天舒提到”灵堂”,而这是我第一个在鲁迅吧说的,”发明权"归我的.觉得天舒和我的本意不一样,所以觉得有”义务”说清楚些.不过也怪我太多事,硬要把”多余的话”贴上来,下笔是刻薄点,嘲讽点,这也是我的”一贯作风”了,积习难改.但我最后一次说:绝对没有私心.而那个”新浪网友”尤其可厌!你什么玩艺儿!不敢留个名,我看不惯你这装孙子样的。到此为止,我觉得已经说的够明白了是耶?非耶?随诸位怎么说吧,要骂也可以,但把名字留下.

  3. 撒大,不要再说什么了,说多了只会影响到你的现实生活中的心情。你可以像我一样,想写就写些别的什么文章,不想写也不要再为这些事说下去。我们各自合理地做人去。我写那篇由“独”说下去,也不过是自说自话的。不信的话,他们可以看看我那篇没半句朦胧的东西。真是不要再在这点说下去,那只会让你和一些你的朋友心情不爽。。。闪了。。。阿三

  4. 还有一些话要说,撒大,有空到我的博客听听那首罗文的《几许风雨》。罗记(昵称)唱歌从来是字正腔圆,在整个华语乐坛也没有几个人可以相提并论的。。。。。无言轻倚窗边  凝望雨势急也乱  似个疯汉满肚郁结  怒骂着厌倦  徐徐呼出烟圈  回望以往的片段  几许风雨我也经过  屹立到目前  一生之中谁没痛苦  得失少不免  看透世态每种风雨  披身打我面  身处高峰尝尽雨丝  轻风的加冕  偶尔碰上了急风  步伐末凌乱  心底之中知分寸  得失差一线  披荆斩棘的挑战  光辉不眷恋  悠然想起当天  无尽冷眼加嘴脸  正似风雨每每改变  现实尽体验  无求一生光辉  唯望斗志不会断  见惯风雨见惯改变  尽视作自然  悠然推窗观天  云渐散去星再现  雨线飘断似我的脸  热泪聚满面  然而不死春天  全赖暖意不间断  似你的脸叫我温暖  伴着我步前   

  5. 如此还有什么好说的,脑子当然是我的,我也说了,只当放屁,当我放错了地方

  6. 之所以把这称为屁,是因为我说过不再参与任何无意义的纷争然而这次还是有些没耐住,下次一定争取耐住

  7. 针对就针对,倒没必要事后说什么漂亮话.人嘛…….既然你撒大坦然自若,又何必再作解释?

  8. 乱虫的问题很搞笑弱智的问题你问问廖祖笙,既然他没有做亏心事,为何要伸冤?伸个屁冤!

  9. 不知道乱虫是否真的文班出身?还是逻辑没有学好?竟然没有看懂。“要伸冤”固不是因为“做了亏心事”,但“何必再做解释?”是因为“坦然自若”吗?只是依你的意思敷演(取古义,说明,免得再看不懂)了一下。坦然自若的人就应该作哑巴状。高论

  10. 回斋:你撒哥哥自然没有廖祖笙的冤屈,呵呵,不过是刺刺“新浪网友”,开开玩笑,说大点、好听点——也叫“伸伸冤”。因为我聪明,一开始就觉得是“多余的话”了,“先知”而未“慎行”,这是我的毛病,还是写了,只是越说越糊涂——别人糊涂,我也糊涂。现在不让“伸冤”了,因为“坦然自若”的缘故。哈哈

  11. 夜猫子来喽你应该是撒弟弟,嘻嘻。。太有才了这文字写的,啧啧,讽刺、挖苦、一针见血!只是这样不好哦爱辩与刺人的脾气改改为好。。。。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