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那天那夜。。。。

这其实是寒假的事,在家无聊,每天坐在书桌前,透过窗子看外面的树木,听鸟儿的鸣叫。而阳光就从这窗子里射进来,书桌上什物影子的变化,提醒我光阴的流逝。二月十四日。我不禁想起你来。
 
好多年过去了,你大概已经忘记我了吧?但是我怎能忘记你呢,想想我们之间的事,真的如烟似风,缥缈,在心里竟勾不起一丝的波澜。但我怎能忘记那一夜。。。
 
你大概已经忘记我了吧?但是我怎能忘记你呢。咱们认识的比较早,并且在许多人中间,我和你的关系最好,还记得吗?傍晚的时候咱们一起在草地上散步。白天的事情,现在想起来真的觉得好笑,我为了你竟和一个男生打架。有什么好吃的,或者好看的书,我总是不忘记你。你还记得吗?那时你说你想要一只小白兔,我满口的答应了—想都没有想就答应了,但是后来才觉得自己没有本事来满足你,但我还是想了好多的办法,最后终于在街上买了一只给你,但骗你说是我家养的,就是为了让你高兴的接受啊。
 
你大概已经忘记我了吧?但是我怎能忘记你呢。你说你喜欢搜藏图片,我无意知道你的爱好之后,把我可爱的书上面的图片小心的剪下来,骗你说是别人送给我的图片。为了你能心安的接受。
 
每天放学的时候,你总是在校门口等着我,于是草地上经常能看到我们的身影——我不管别人怎么说,但我就是喜欢和你在一起。你听说我的乒乓球打得很好,于是撒娇般的也要跟我学习,说实话,你真是我所有的“徒弟”中最笨的一个了,也许是我教得不行——我见到你怎会有心情好好教你呢——几个星期下来你还是没有学会。
 
每天的草地上都有我们的身影,我们散步,天冷的话就跑步,一起跑,彼此鼓励,累了就靠肩坐在草地上说话——说各种各样的话,现在想起来我们那时真是幼稚纯真。
 
……
 
这样的事情太多了,但那么多年了,你大概已经忘记我了吧?但是我怎能忘记你呢。
 
不论怎样,你总不会忘记那一夜吧,记得好像是你爸妈出差都不在家,没有人管你了,而也许是老天的赐予,恰好那几天我家里也没有人,就我自己在家,于是你似乎很不在意的对我说:“今晚我到你那里睡。”我当时的惊讶和高兴,现在也无法形容,总之,我答应了——咱俩一起睡。
 
我搂着你,床很大。也许是新鲜,也许是陌生的环境,也许是我们彼此的高兴,使你很爱折腾,翻来覆去的,我靠近你发烫的身体,努力地不让你乱动,最后终于成功了,你累得也很快睡着了。我也什么都不知道了……
天明的时候,被单上湿了一大块,当时我真的不知道如何向父母交待。
 
你大概已经忘记我了吧?但是我怎能忘记你呢。我可爱的小表弟,那时你才三岁多,经常到我家,我放学后咱俩就在一起玩耍。你大概已经忘记了吧?但是我怎能忘记——那晚你尿床弄湿了我的被单。
 
 
Advertisements

《汉武大帝》与《贞观长歌》

今年寒假的时候在家就是看电视,因为家里的电视收不了几个频道,晚上只有中央一套还不错,其他的都是周边的地方台,不大好看的。
 
大概觉得已经是盛世,并且要和谐,于是中央电视台爱播盛世唐朝的一些东西,“败家讲坛”要讲“贞观之治”,连82集的电视剧——寒假热播的也是《贞观长歌》。
 
本来把《汉》与《贞》拿来比没有什么多大的含义,但是硬要拿个电视剧同《贞》比的话,我首先想到的是《汉》,并不因为都是鸿篇巨制的“历史剧”,这点倒不说,而是这两部片子都是在假期里面看的,平时根本不看电视剧的,只有在家才能看看。于是也只能拿《汉》来比了。 本来是我看的少而只能这样的比较,已经有人特意的比较了:
 
大家都知道,我国历史朝代中,最受好评的是汉朝和唐朝,可是大家似乎总是把唐朝捧得比汉朝高些。一谈中国最伟大的时代,老是说盛唐;一谈中国最杰出的皇帝,总是说唐太宗李世民。但是,《贞观长歌》彻底颠覆了中国人的印象。拿《贞观长歌》和两年前的《汉武大帝》比较一下就知道了。  

    
  《汉武大帝》:皇帝果断而充满霸气,虎视鹰顾,神采飞扬。  

  《贞观长歌》:皇帝又老又胖,老寒腿抖得连马都骑不好。  

    
  《汉武大帝》:皇后贤惠而太子孝顺。  

  《贞观长歌》:皇后是怨妇,太子是窝囊废。  

    
  《汉武大帝》:国舅(卫青)温文尔雅而又英武非凡。    

  《贞观长歌》:国舅(长孙无忌)是个只会搞阴谋的猪头男。  

    
  《汉武大帝》:公主(平阳公主)聪明善良又识大体。  

  《贞观长歌》:公主(安康公主)除了抛媚眼和装嫩好象不会别的。  

    
  最妙不可言的是,这部透出浓浓奴才气息的《贞观长歌》是在学校寒假时期播出的,大中小学生看了,肯定以为唐朝和辫子王朝是一路货,甚至不如辫子王朝。可以料想,以后如果你是个唐粉,你在大街上都不好意思开口。汉朝二十四帝一定笑翻过来:唐朝压了我们那么多年,一夜之间就臭大街。  

    
  为了感谢剧组所有人员在辫子化唐朝方面上付出的巨大努力。我代表人民代表DAN,为了正义为了爱,感谢你们!!! 

 
 
看来是觉得不好的,讽刺幽默,我想写的已经被人家写了一点了,我只好从别的方面随便说说我的一些观后感:
 
剧情不如《汉》,《贞》的剧情有点拼凑的感觉,就是看后觉得上下不够连贯,生拉硬套,只不过是把历史事件勉强拉在一起,拖拖拉拉82集,你说躁人不躁人!而《汉》就成功一些。《贞》的大场面不够宏伟,虽然投资的不少,并且人马也拉了一大帮,但是场面还是没有《汉》的那种勃野宏大的气息。
 
一些本来很好的历史事件,本来很能表现人性、很应该悬念的故事没有拍好,比如同北方大战的前夕,宫廷里面的勾心斗角,应该拍的很好的,但是遗憾,没有拍出来那种剑拔弩张的味。三皇子的心情与所谓的“阴谋”那是多么好的题材,应该有多么大的空间可以供发挥呀,但是遗憾,还是没有拍出来。从这点上比《汉》简直差远了
 
还有就是虽说都是历史剧,但是《贞》已经沦为戏说的味道了,导演轻重不分,有几集我简直不知道他想表现什么,拍安康公主与一个慕家公子的恋爱,不知道导演想表现什么,不知道的以为又是言情电视剧呢。实际上历史上的安康公主是个很不重要的角色,唐宫象她那样的公主多了,并不是那么的受宠于唐太宗。还有就是关于唐太宗的“北巡”,历史上根本没有那么牛。居然还让长孙舅舅来充任反对“门第制度”的急先锋。唉,这么浩浩荡荡的创作组,难道就没人闹得明白长孙家是虾米出身么?好在长孙舅舅好歹是皇亲,要不非得被写成个白手起家的造反派不可……剧组连唐朝的历史都是通过清宫戏触类旁通、豁然悟道。人家那有空看隋朝的历史。
 
道具也不咋样,很明显的错误,那么多剧组愣是没有看出来?!男人说:这琴是我陪伴多年的旧物了。是子婴弹过的。公主说:啊,是秦亡的东西了,不知道还能不能弹。(这公主真是个西贝货,看来没受过教育)男人说:当然能弹了,我弹给你听。于是他就弹了。(晕且倒,这明明是筝的声音,还说是弹琴) 
 
轻重不分,剪接不当,该好好拍的没有努力展现,历史上没有的事,硬要虚构的厉害。主题不明,悬念没有,情节生硬拼凑——这些都是《贞》的毛病。几乎没有真正的历史剧所具有的神采和清俊,显示出的是令人失望的贫乏和苍白(这里是和《汉》相比,同其他的电视剧比还是比较好的)
 
顺便说一句:背景音乐配的也不好。
 
那么一个盛唐被拍成这般的软绵绵情依依、生硬硬干巴巴。唉,当成无聊时的看物也就罢了。不过可惜了那里面的“名角”。
 
 
 
 

这次不是“隔膜”。

前几天自己找事码了些字,不料有个很好心的网友并且是“曾经喜欢我的”来替天舒抱不平了,他在评论里面拿了放大镜有选择(注意)地研究了我的文字,也“好心”的规劝我。虽然说我“忒毒了些”且“不厚道”,但还是手下留情的:
 
1.毕竟只是列举了我九大罪状而不是十大
2.夸奖我 “文字虽好”,不管怎样的“虽”但还是好的,多谢你了,非凡的鉴赏眼光啊
3.只是劝我“你考虑考虑吧”,而不是“你悔改吧”
…… (我也用次省略号)
这样看来还真得感谢这位老兄了,然而可惜没有留下地址和姓名,三月是雷锋月,我也能碰上一个。 
 
然而我又不免怀疑你的居心来,倘若你是君子,定能原谅我这个以小人之心推度你意思的人。不过你若是君子,为何不留下姓名呢,也好见见你的真面目,是个怎样的嘴脸!或许你近视眼且拿放大镜的缘故,或许又是我所谓的隔膜吧,使这个能列出九大罪状的人竟没有看懂我的文字。有必要说说,虽然也是很“多余的话”(我真的觉得自己太无聊了,最大的轻视是无言,然而还是要说,跟你这个好心人说)  我上篇的目的是很正的,虽然是针对天舒,然而现在我也要说:绝对没有私心之类!我是这么认为,但你若是那样研究,我也没有办法,目的有三个吧:
 
1.真的以为网上的签名没有用,这样的事情做的多了不但不好,而且使人麻痹,以为有什么冤枉、不平到网络签名就可以了,殊不知网络不过是个虚伪的自由,谁会注意这上面的言论,说的尽管说,签的尽管签,然而过后,留下点什么?连姓名都不敢署上的人,谁会在意你的言论。
2.关于灵堂的说法,因为是自己第一次向一网友提的-是关于鲁吧的,天舒对灵堂与撒泼的理解和我的不一样,所以我觉得有必要把它的意思说明白,因此就把我的意思发上来。
3.随意说说隔膜
 
不料这些东西,那个好心的研究者竟没有看出一点来,只是看出我对天舒的揶揄与嘲讽,并且一条条的列出九条来,好家伙,还真难为你老人家了!我的邮箱与QQ联系方式都在博客上,你不可能看不到的,若是真心的劝我“考虑考虑吧”完全可以私人聊,你这样的做,是想挑起什么事端,不料,告诉你,你失算了。
 
我的东西,有的是晦涩,是隐晦,是用曲笔的,也许使人“隔膜”,但于你,你不是“隔膜”,而是——“别有用心”!
 
 
 
 
 
 

从“隔膜”到“不通”——多余的话

刚从天涯的博克里面转来。看到他的《从天舒“独”说下去的》的文字。才知道天舒有了这篇文字,我不知道他是怎么说的,便到天书(因为考虑打字的的方便,舒为书)的博克看了下,因为不是经常去天书的博克,他的东西雕琢的厉害,更新的也不快(不以此为意吧)因此我也少去的,天涯的博克总是爱去看看,不过他有时删完,有时不让评论,这样不好,然而还是忍不住的去。
 
看过天书之后,觉得好笑。仿佛要模仿鲁迅的笔调(我这里以小人之心推度了),然而不幸,越看越不象自己了。文章不长,下面关于谁谁博克的事情没有细看。不过看那意思,仿佛是说签名伸冤就是要做的,但是由于“没有人来”,于是觉得中国人的“独”了。中国人的“各自为己”了。也能以小见大的。我不在意网上这样签名类似的事,然而还是不免说一句:签名就能伸冤吗?
 
不过我心思不在这上面,倒是开头的一段,引起我的注意。灵堂的说法,好象是我第一次跟天涯说的。因此觉得要说清楚一点。我对于那么大的冤案不去计较,对于这点小事情由于关乎自己却不忘,这便是中国的“独”吧,然而没办法,我也不能脱俗。也许天书写的时候没有什么意思,那就算我有点敏感了,但不是“挟了私怨来加以狠很的冷笑的”。
 
灵堂的说法不过是和天涯聊天(?)的时候顺便一说,QQ么,当然没有工夫考虑用词的准确性了,更不能雕琢了。然而即便现在想来,我的这个比喻还是能说的过去的。灵堂不能是撒泼之地吗?再说,什么叫撒泼呢?鲁迅精神里面有撒泼的因素,譬如他的杂文,尤其是故事新编,就很无厘头。灵堂是鲁迅的灵堂(这话说的有点大了)于是带些鲁迅的精神进去应该不会遭到老头子的不快吧?别说鲁迅在天无灵,即便“有灵”,也不会横眉冷对,因为他就是那样一个有时爱撒泼的人。
 
而且我觉得撒泼和灵堂并不矛盾,非要庄严肃穆必恭必敬的才叫灵堂么?我是很油滑的人,天涯说在鲁迅吧除了夸帅他最油滑,这话错了,因为还有我,夸帅么?是我的一个马甲。而且我对鲁迅吧的“态度”没有转变,没有从“灵堂”到“撒泼”。而是一直是那样子的。不过最近少发帖子了,但每次来的话很爱到那里看看的——虽然面目早已不在了。
 
以上说的只还是表面的现象,我觉得,吧友之间存在“隔膜”才是大病,并不是怎样的不满,而是很多东西没有看懂,甲说的是这个意思,但乙理解成了那个意思,于是苦哉,于是要愤愤不平了。人的魂灵有时并不相通的,况且还有各自环境性情的差异。
 
而我所悲哀的,是由这“隔膜”到了“不通”,其实也没有什么悲哀的。想想,网络而已,况且,每个人的内心都是尸横遍野的战场(尼采语,“尼采”,貌似一个很好听的化妆品的名字。女孩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