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调子已经唱完!!



百家讲坛与所谓的国学复兴是当今的两大俗(本来还想把超女拉上,并列为三大俗,但一想,还是算了,人家女孩子毕竟也不容易,你想呀,台前打扮台后化装的也不简单,没少忙,年龄也不大,放她们一马,话又说回来,集天下迂阔夫子而骂之,不亦快哉)。先说一声,我所谓的是雅俗,不是雅俗共赏雅俗,是雅的俗,就是在雅的外衣下包装的俗,这样的俗尤其令人可厌。

 


开始看百家讲坛的时候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就是宿舍里面的电脑,有一天,那个爱看武侠的同学看了一个演讲式的节目,本来很奇怪,他咋不看武侠啦?后来凑近一看,原来是什么央视的百家讲坛。他说你也看看,从那以后我才知道有个什么百家讲坛。空闲时逛书店,什么畅销书,琳琅满目的一大摊子,都是百家讲坛的。我就纳闷了,里面讲什么呀?有那么好看吗?买书的都是白领蓝领的,反正大街上的叫花子不会来,厚厚的眼睛也知道是读过两年书的人,品位咋那么低下。

 


其实本来也不想说什么的,但话赶到这份上,直说吧,我也不绕了。真的,百家讲坛很垃圾!不是说电视节目垃圾,而是出书垃圾。电视节目这样搞也没啥大不了的,老百姓忙了一天,偶尔看电视剧腻了,瞟几眼百家讲坛也不错。但是出书就有问题了,那讲的什么呀?还真的把自己当成教育大众了?其实和那戏子没有啥区别,就是娱乐一下罢了,不要把自己搞的很高,又是什么专家之类的,什么鸟教授!真的把自己当回事了。

 


书的热卖也反映那些所谓的读书人都是没有读过几本书的,要不然不会连那么粗糙低级的书买来(一本要三四十,对我来说真的不便宜,一本史记才二十来块钱)。有人说百家讲坛的热播反映了人们审美力的提高,我说,扯淡,反映了人们对别的节目看腻了而已,偶尔来两个天桥底下说书的也觉得好玩。别扯什么审美不审美的。而至于书的热卖我就不能不说是观众低下的表现了(有点骂人了,但至少他们是在浪费时间)。

 


最近于什么(大概叫于丹,记不清了)要讲论语了,什么北宋的半部论语治理下,什么我们要在圣贤的光芒下生活。听起来有点可笑,不过忽忽幼儿园的孩子罢了。论语有什么好讲的,非要有什么大道理,还讲的头头是道,其实我想当年的孔夫子不过那么随便一说,没有什么大道理,死后弟子们崇拜过了头,把只言片语当成圭臬。论语里面要么废话,要么空话。走路用两条腿还要你教?吃饭用嘴还用你教?饭做的不好吃不吃,学了要经常复习,做做练习,否则考试要挂科,这有什么道理?!是人(略有头脑的人)都知道嘛。

 


还有易中天尝三国(果然尝到了好多好多甜头,听说版税就有几百万,一有钱就拽了,本来看他以前的照片和我差不多,也是一个不修边幅的主,现在一看,帅多了,再摆个泊司,那就比我帅多了去了)。其实他讲的东西书上面都有,引用的资料并不多,拿陈寿的三国志一查,加上裴松之的注,八九不离十的都有,跑不到哪里去,不过加了个人的(历史上也有,并不是老易的发明)所谓见解,在那里分条批注,列举出个12345来,就能出书了。

 


当然,娱乐大众并没有什么错,我村上一老汉,夏天没有事就爱在村头的槐树底下一坐,专门和老年人和小孩子唠嗑,最爱讲的就是三国与水浒,与鲁迅的一篇小说那个什么老爷子相似,吹拉谈唱的,样样精通,讲起来胡子一撅一撅的,不过内容煞是好听,与老易有一拼(其实比老易吸引人的多了)

 

 

 

 

 


还有一雅俗就是所谓的复兴国学,不过我真的有点高抬它了,因为它那样的阵势根本就俗不起来,往大处说也不过就是一场活动罢了,夫子发话,媒体上场,都是一样的德性!想想前段时间的所谓节约运动,自己也觉得好笑,节约呀,节约呀!那些天是多么的人声鼎沸,报章媒体都批马上阵了,不过也就那一阵子,象发羊癜风似的,过去那阵子就好,这才多长时间,所谓的节约就销声匿迹、寿终正寝了。哈哈,中国的什么玩意就是一场运动,运动!懂不?过阵子就好。象什么学习雷锋一样,过了三月也就那回事。

 


国学复兴也是这样,得好了,就是一运动,不好,什么都不是。因为拿不出什么货色来,近代有什么读经运动,那时人的国学根底应该比现在的人好吧,都是从典籍里面走出来的,但,结果怎样?当代的就更不要说了,他们所谓的教授有什么国学根底?也和我的水平差不多。不过年龄老,眼镜片厚点罢了,不过比我能装罢了。

 


以前看纪晓岚的《阅微草堂笔记》,记载的一道学的面孔很好玩,就是你要是想成高人,最好走两条路,要么什么都不说,要么就狂。什么都不说让人觉得你高深莫测,和得道的禅师一样,都是大师啦。一狂也就更惹人爱了,以为你不得志啦,怀才不遇啦,胸有十万诗书啦,这在中国颇有市场,前者如所谓一些老年国学大师者流,后者如李敖---其实都是一路货色,不过前者的东西没有市场罢了,所以他们要提倡国学了(里面当然也有政治的因素)。

 


不过我已经说过,最多就是一运动,和节约运动一样持续不了俩月马上就消温,因为他们自己拿不出来货色,所谓的新出的研究国学的书籍有多少新的见解?不过是拾余唾罢了,国学伴随着科举制度的灭亡而灭亡,今天还非要唱台子,真的是
出力不讨好(其实也没有出力,不过拿前人的书籍那么一印,卖上几两银子而已)

Advertisements

《老调子已经唱完!!》有12个想法

  1. 压抑和苦闷啊。这年头读什么书也不见得就是读对了。06年我只是读了一本新书,呵呵,还是五四时的郁达夫的书。有时看一些文学评论看到我直冒汗的,诚然有些书是可以读读的,但我更多的感受是这是一个诡辩家的年代。中国书我是不能看了,啊,看不得了。说到纪晓岚我倒是记得他与和坤的一段对话,在这里懒理是不是有史作记,不过也不说这些题外话了。现在的中国一片和谐,夹缝年代不在了,也就可以写些国学、品啊尝啊的文章出来。我敢说这年代中国多数的作家也不过在重复着一种沉默的奴性罢了。他们写出换来钱的文字是不会用来做什么“年少情狂”的事的,这年头不要指望他们可以写出好书来。意淫的文字多着了,不过我真不喜欢用这两个字的,但在鲁迅吧逛久了就用了这么两个字来。近来听闻有中国十大名校博士“振臂一呼”说要拒绝圣诞,拒就拒吧,我所不满的是他们又提什么尊孔诞为民族节日。想到这里我想谭嗣同们的血是已经淡白了,鲁迅们亦然!忽然有感,如果让现在这些大出风头的精英分子一扫所谓文坛颓风,中国的文学仍旧是没有新路了。老调子唱完再唱,新调子又只是些人生若只如初见和明朝那些年的事。文学死了就死了罢,但不要硬说文学家仍在!!!

  2. 呵呵当然,娱乐大众并没有什么错,我村上一老汉,夏天没有事就爱在村头的槐树底下一坐,专门和老年人和小孩子唠嗑,最爱讲的就是三国与水浒,与鲁迅的一篇小说那个什么老爷子相似,吹拉谈唱的,样样精通,讲起来胡子一撅一撅的,不过内容煞是好听,与老易有一拼

  3. 象发羊癜风似的,过去那阵子就好,这才多长时间,所谓的节约就销声匿迹、寿终正寝了。哈哈,中国的什么玩意就是一场运动,运动!懂不?过阵子就好。——说的透彻

  4. 是呀百家讲坛也好,国学复兴也好,关键都是在吃祖先的老本,没有他们自己的东西想到这里我想谭嗣同们的血是已经淡白了,鲁迅们亦然!——-无奈呀。。

  5. .一定支持你!有空记得来我的情感小站玩。我们在收集疲惫的心灵!一颗心易寒冷,两颗心能微温,无数颗心……我们在默默守候你的到来!   %D%A%D%A我来喽! 。★*★。。 %D%A。*★ *。*   ★ %D%A★        * %D%A★        。 ’ %D%A‘*。       。 %D%A   ` 。  。 支持!加油!%D%A%D%A%D%A%D%A%D%A%D%A%D%A%D%A%D%A%D%A%D%A%D%A%D%A%D%A

  6. 大力支持那位仁兄的见解,最实在的话,还是王八好,生的能活上几千岁,熟了能全身为人民服务,补补身。

  7. 哈哈,比超女什么的好看多了。书也应该还凑合——虽然没看。至少如我者以后知道两千多年前还有个孔子,三国不光演义还有个痔。

  8. 教室里吹完,又来网上吹真是能吹,不吹能不能死啊别叫“撒大发噶”了,就叫“不吹得死”得了哈哈………………..

  9. 你要是想成高人,最好走两条路,要么什么都不说,要么就狂。兄台属于哪类?我看是后者。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