怨妇的绝唱


鸟归山荒,楼空人去,可叹聚少离多。


烟雨飘飞处,新绿婀娜。


曾忆春寒料峭,恨别离,冰封心窝。


孤灯下,纸短情长,泪眼婆娑。


蹉跎!


音信茫茫,寂寥碎肝肠,芳闺如锁。


看日升月落,心事谁托?


夜来悲泪常垂,情深处,难与君说。


怨只怨,造物弄人,运笃命薄。

 


上面的虽然意境不好,绝非上乘之作,然而说它是怨妇词大概不会有人反对,怨妇的诗词自古就有,譬如诗经上面的就有不少,特别是在国风里面。中国的文人也爱写一些怨妇的诗词,要么给女人看,“十年一觉扬州梦”;要么给上级看,把自己比作怨妇,希望得到上级的赏用,然而有些并不在里面,比如李白也写很多的怨妇性质的诗词,但不过是消解愁闷。然而强而为之,本来不怨却非要写的很怨的也有,唐朝晚期的诗词和五代以及宋朝初期的诗词就有这倾向。后来元曲更是成为滥觞。怨妇的诗词本来是很朴素的,比如诗经或者汉朝早期的赋,但后来妖艳糜华的成分越来越多,直至清人的才子佳人小说。

 

 


说这么多和主题没有很大的关系,只是想说明,古人是有大量怨妇作品的,也有大量的怨妇曲子,也有大量的产生它的环境,譬如妓院。但现在我想说的是音乐方面的怨妇作品现在几乎没有了。以前艺妓唱的曲子多是怨妇类的,但现在没有了,我得出了一个较大的结论就是邓丽君,韩宝仪和李玲玉等这一辈的歌曲之后,音乐—-中国的音乐—–从此没有怨妇之作!

 


当然会有人说用怨妇的规划法把邓丽君等的作品划为怨妇曲子,很是令人不服,但在我看来事实确实如此,三个人的怨妇题材的作品占她们作品的大部分,而且从歌词上来看,是上承古代的怨妇词曲(曲调上不知道,不是音乐系的,看不懂乐谱)。

 


意大利诗人费那撒摩说“怨妇缺乏的是感恩的心”,然而他所说的是成天抱怨的那种怨妇,而非中国式的怨妇,在我看来,古代中国的怨妇恰恰是很有感恩的心,但现在的中国音乐是不分男女的,女的唱得,男人照样唱得,这也可以作为怨妇音乐渐渐消失的佐证,君若不信,你让男人唱唱邓丽君的歌词,看看如何?

 


怨妇音乐为什么消失?难道从一个方面说明中国女人的感恩心在消失?说这话有点男权主义,一定会惹来女同胞的愤懑。不想展开这讨论。

 


我当然不像士大夫遗老像对待女人小脚失去的那样呼天抢地,但记住撒大说的话:中国几千年的怨妇之作从此成为绝唱。

 

 

Advertisements

《怨妇的绝唱》有5个想法

  1. 中国几千年的怨妇之作从此成为绝唱。——年代不同了,现在是换了另一种游戏精神。在我看来其实怨妇仍是有的,只不过到了政坛去玩了。

  2. 不错哈,老撒最爱发惊人之论:中国几千年的怨妇之作从此成为绝唱……后面的怎么没有展开一下,否则更好看。

  3. 你写得精妙呀!倘能行走大漠,独孤求索,便也少了这世间侵扰。多交流。 

  4. 但记住撒大说的话:中国几千年的怨妇之作从此成为绝唱??《别问我是谁》《长相依》《杜十娘》算不算怨妇曲?尤其后面两首。

  5. 意大利诗人费那撒摩说“怨妇缺乏的是感恩的心” 就该批判这个人!千古怨妇不缺这颗心!不然不会流传至今!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