蝙蝠的自白(二)

 
  
天堂早已经成了遥不可及的梦,然而这梦醒的倒也爽快。地狱里那永不熄灭的硫磺火在我的脚下冷丝丝地流,空气中夹杂着腐尸的气息,此外便是无尽的黑暗,那万物的生母——光明也从黑暗中来,然而却又鲸吞着生母的地盘,只有在地狱里才是永久的实有。光明躲在“权势人”的后面,于是黑暗倒也寂寞了,那无尽的静……
 
  
一天天,一年年,她竟将这寂寞传给了地狱的天使,寂寞一天天的成长,撕咬着我的灵魂。初来时复还的梦,地狱里狂欢的聚会早已杳无踪影,那委身于热血和杀伐中的英雄,今天也慢慢的倒下,听不到希望的歌吟,而今,竟连绝望的哀号的回响也归于无有。
 
  
慢慢的消沉,把一切归于这黑暗的虚无中……
 
 
 
 
   不论什么,在无尽的黑暗和永久的冷火中总会死掉,本就渺茫的希望也死去,绝望攫住了我的心,但竟连绝望也没有了,我现在什么也没有了,甚至绝望。然而有了“自由”,这是真的,当你放弃希望时,你就收获了自由……
   
  
……
   
  
多年以后的今天,我终于得以在人间游荡了,然而习惯了黑夜,我的眼睛坏了,竟怕那刺眼的光,我属于黑夜,我赞美黑夜,那一切的生母,拿着一切漂亮的东西打扮的光明也从她而来,然而,我诅咒光明,令人们披上了各色的外衣,戴上了各式的面具,活动着,欢呼着,白昼包裹着虚伪的所谓的真理。于是,我要赞美这夜了,没有喧嚣和花样,静谧的夜,各各脱下了人们的外衣,于是,人人放松着,安心着,放纵着,有时还有那可笑的思考。然而他们竟然不知道……
 
   然而夜拨动了我的心弦,你们可有谁听见?战栗在绝望的自由前,于是地狱的游魂得享这绝望的自由,于是痛苦着,舞蹈着,唱着我们的墓志铭,真理与正义,不过能换来几滴的眼泪;平等与民主,不过能博得欺骗者妙语的诠释。
 
   黄昏是我的襁褓,黎明是我的坟墓,快哉!快哉!
 
   夜,是游魂与精灵的乐园,我翩翩起舞,用唱歌一样的哭声舞蹈在黑夜中,抚慰着将要被“光明”击打的人间。但,我将遗忘,或许才有大的欢欣?
 
  
心弦被无形的拨动,夜幕下悄悄弹奏着无形的歌,你们可有谁听见?真的,听,黑的夜,有夜一般的黑……
 
 
 
Advertisements

《蝙蝠的自白(二)》有1个想法

  1. 我们是夜行者,从黑茫茫的夜来,到黑茫茫的夜去…这世界还有真理的,但不属于我们,因为我们被拒绝了在真理以外,所以我们要大笑,为这人间而不哭泣,因为眼泪不是用来换什么的.我们不懂”席卷天下”,我们不懂”男盗女娼”,我们却仍有我们的快意,那就是我们知道自己将仍有无尽次地死亡,也就是说我们将仍有无尽次的快意…哈哈…..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