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史家的态度”说起

上文说到评论家不能搪塞读者,并不是说要以什么“史家”的态度来论文章。我并不主张要“一板一眼”“一字一解”地拿着“放大镜”,“显微镜”来看待文章,只是说,你“意会”到的东西,说出来呀,但若真的“高深”的“言不能及意”的话,那就留在你心里,不要念“八字咒”。搞得作品很玄的样子,自己也博得“高深”的名望。
 
  
  这里倒引出了“史家的态度”,文人之文,唯患不己出,而史家之文,唯患己出。史家的准则就是求真,存真,传真,秉笔直书,记录真相。
  
  但遗憾,即便是受人推崇的“前四史”(《史记》《汉书》《后汉书》《三国志》)都有了为尊者讳的影子,这还只是私人修书,以后官修史时,更是附会、舛错、扭曲的厉害。《晋书》多异闻琐事,绮艳而不求笃实,竟颇似志怪小说集,《新唐书》《旧唐书》中对重量级人物黄巢的生死都没有搞清楚,《宋史》元人托克托所主修,毕竟是元人,草率至极,连中原的避讳都不懂,硬是一个人写成了两个人,一本《匡谬正俗》记成了两本,对宋人评价更是随己意:美者隐晦其恶,看不上眼者就随意贬低。“史家的态度”何在?当然我没有通读全部正史,但就随便翻看的几本史书来看,确是如此。
  
  一大部《二十四史》就是皇帝的家谱,相斫书!里面何曾书到了百姓的疾苦,难民的泪眼?何曾书到小人物的命运,大多数的悲哀?况且在皇帝喜欢“看看史官写些什么”的氛围下,许多的不平事如何书,又怎敢书?
 
  而且没有慧眼的史家又何其多也!所谓命短的朝代多暴君,何也?中国人的逻辑有问题:倘若不是暴君,国又何至于被人所灭?
真有点像未庄人对阿Q 的评价:“自然都说阿Q
坏,被枪毙便是他坏的证据,不坏何至于被枪毙呢?”所以苦了秦、隋,同样爱奇物,玩女人,但隋炀帝因此亡国,而乾隆却照坐江山,所以乾隆是“明主”,而炀帝就活该背着“暴君”的罪名。
 
  历史?便是如此!
Advertisements

《从“史家的态度”说起》有4个想法

  1. 命革命革革命革革革命革革革革命革革革革革命……………………..(中国历史的“塔”)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