咬文嚼字嚼孟子(三)

孟子去齐,充虞路问曰:“夫子若有不豫色然,前日虞闻诸夫子曰‘君子不怨天,不尤人。’”孟子曰:“彼一时,此一时也……如欲平治天下,当今之世,舍我其谁?吾何为不豫哉?”
对于这一段话,王充已在时间五百年上批判了,说的很好。孟子讲“不怨天尤人”,而他的弟子发现脸上有“不豫色”时候,提出了质疑,而孟子以“此一时,彼一时”答之,看来是承认了自己有“不豫色”的,但后来又说“吾何为不豫哉?”又好像自己没有“不豫”过。人云“孟子善辩”。我今知之其为如何的善辩法。
Advertisements

《咬文嚼字嚼孟子(三)》有3个想法

  1. 我以为你对儒家的批判太过凶狠了,有时竟不惜漫骂。其实儒家之所以能在中国两千多年不败,并逐渐在全世界传播总有它的一些道理的。我也看了一些儒家的东西,我以为并不是太坏。只不过有时脱离了群众,摆出一个上流社会的姿态。

  2. 太温柔的教义,所以容易给人遐想空间,也顺便被利用了鲁迅说的好,孔子是被人敬而不被人亲,其他几位也逃不出这劫数

  3. 色与心,一个在表面,一个在心灵深处。由于生理的原因,孟子不高兴了,当然藏不住,脸上就要表现出来了。但心里还不服,所以要不豫了。孟子善辩,有时感觉是诡辩。孟子的辩论有时带有一股强烈的霸气。当今之世,舍我其谁?虽千万人,吾往矣。这些句子,非凡人所能说出的。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