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的电话

妈妈今晚打电话来了,我惭愧星期六没有想到先给她打。
电话那头妈妈老是不放心我的衣食,妈妈呀,儿子已经二十了,再也不是那个什么都不会做的小孩子了,你就放心吧。我喜欢妈妈的罗嗦,妈妈的话再多也不嫌多。
每次打电话的时候如果我要是不在,妈妈就嘱咐舍友,不要跟我提起她打电话来了,以免我担心以为出了什么事。唉,我的妈妈。
你,最爱我的人,我无法报答的人。出门在外,儿子总是牵着你的心。
 
 
 

这样吧!

今天忽然意识到是2006年了,美好的时光在十年前.连我都惊讶:十年了!
 
操场,草地,泥水塘,树林,炊烟,光脚丫,爬树,鸟窝,独轮车,疯跑,家,蛇,割草,放羊,夏夜的星星,编草帽,游击队,夜空下的西瓜地,鬼故事,邻居那个老头(早已去世)…………
 
时光,你可知道辗碎了我多少的梦!!
 
 
 
 

名人?名人!

记得看过一篇趣事,说是牛顿的家里有两只猫,但他工作太忙,来不及照看,于是在家里的墙壁上挖了两个洞,大一点的给大猫过,小一点的给小猫过.后来邻居说你只要挖一个大洞就可以了,因为小猫可以过大洞.
还记得当时作者赞叹牛顿的工作认真,来不及想生活中的琐事,发出了对牛老先生的钦佩.
但我看,幸好是那个牛老先生,要是凡夫俗子如你我者,不知道要被多少人嗤笑为“看,那个傻瓜!”
看,人和人就是那么的不一样,兄弟,谁让你不是名人.

晚节不保

白尽世间相

语狂人更狂

——-跳梁小丑:李敖

 

(李敖的早期杂文的确不错,我很爱看的,但近几年“李郎才尽”矣,看看他的文章,例子引来引去就那么几个,观点也是早期的重复,写不出当年的文章来。但又不甘寂莫,于是炒作自己,上电视以骂人为快。过分的自大与自狂使他沦为跳梁小丑式的演员……)

 

 

批判儒家撞酱缸

一朝牢狱吓破胆

——–没有自己思想的:柏杨

 

(如果说李敖坐牢狱之后变成了更狂的唐·吉坷德,那么柏杨则经历牢狱过后吓破了胆。近年的杂文越来越没有杀伤力了,又和政治上的贵族“眉来眼去”。小说写的也过于直白,不能引人回味。)

 

 

 

 

在我看来,两人都是“晚节不保”。难道真如钱玄同所云“人到老年就该枪毙”吗?

管中窥豹,只取一点

冷眼傲风雨

辣手著文章

——-杂文开山祖师爷:鲁迅

 

 

 

笑中也有泪

乐中也有哀

——-颠覆传统以祭旗无厘头领军人:周星驰

 

《水手》《星星点灯》《堕落天使》《大国民》《年轻时代》《蜗牛的家》《你的生日》

《单身逃亡》《落泪的戏子》《麻花辫子》《让风吹》……

————-不敢绝望的虚无主义者:郑智化

 

(我是听着化哥的歌长大的……)